狗镇-有温柔乡
论坛首页 用户管理 本坛精华区 | 论坛管理 | 版主版务 | 在线人数:全论坛30人, 本论坛30人   
   镇长: 姜小白(真^O^)   邮箱: jiangxiaobai@msn.com
   镇干部:

狗镇-有温柔乡

原有信息: [返回] [收藏]
序  号: 923937
标  题: 倪匡的经历真够传奇的 (15千字)
发 信 人: 小庄  [发短消息]
时  间: 2017-09-28 01:21:20
阅读次数: 107
详细信息: [只看帖主]
内蒙古草原风雪夜,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22岁的倪匡骑着一匹又老又瘦的蒙古马行走在这样的天地之间。

他迷失了方向,又冷又饿,几乎坐不稳,只能趴在马背上,紧紧地抱着马颈,因为他知道一失手,掉下马,就会像苏北气温骤降那次的劳GAI犯人一样,以稀奇古怪的姿势僵死在雪地上。

几十年后,只要天气半夜转寒,或忘盖被子,倪匡就会梦见自己置身于内蒙古的风雪夜,又冷又饿的趴在马背上,野狼在四周嚎叫,好像追着他来咬,而他就会在极度的惊恐中坐起来,大叫:“狼啊,狼啊,狼来咬我屁GU啦!”倪太就起床开灯道:“哪里有狼?起风罢了。”



这就是苦难给予一个人的烙印,即便豁达如倪匡,即便往后数十年锦衣华食,有些东西还是会像胎记一样,追随你终身。

说回内蒙古草原,与阿蒙哭别后,倪匡骑着那匹又老又瘦的蒙古马开始自己的“逃亡”之旅,入夜,有大风雪,他也迷失了方向,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幸好阿蒙偷来的这匹蒙古马认得路,所谓老马识途。倪匡还抱怨过为什么不偷一匹年轻壮健予他,没想到就是因为它老,救了他一命,可见冥冥中总有定数。

当倪匡觉得自己就要快要死的时候,忽然看到了灯火,人间灯火,一对农场的夫妇救了他,给他喝了一碗热的豆浆,活过来。

倪匡从来没有交代那匹马的去向,但他确实不是单人匹马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的香港,千里走单骑只是一个噱头,他出走的内蒙古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投靠在鞍钢工作的大哥倪亦方。

他在边陲小镇火车站过了一夜,天寒地冻,极地无人,干脆就把小站的两张椅子拆了,生了一堆火取暖。

打开档案袋,才发现自己参加革ming工作六年,不经不觉已经是21级的干部,辗转流徙多地,参与过不少工程建设。里面厚厚一叠,全是是上级对他的评价,“自由散漫”、“个人主义”、“思想觉悟不高”,自己也写了很多深刻的检讨。

他哑然失笑,把这些文稿一张张丢进火堆里,看着它们化为灰烬,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辛苦的意义是什么。

倪生对自己这段时期的思想转变始终三缄其口,我们无从揣测他一个人坐在火炉边烧那些代表他激qing理想、青春岁月的文件时想什么,只能从他往后的文字里看出点端倪。

《倪匡论金庸》一书中,谈到虚竹始终不能够成为和尚的原因,颇有点自况的味道,大家好好品一品。

“英雄”首先是一个人,人的本性不会受任何桎梏而改变。虚竹和尚对神的崇仰,无人会加以怀疑,但是他终于还是做不成和尚,那无关于环境,而是虚竹根本上是一个人!人的地位在英雄、菩萨的地位之上,就算将之目为神道妖魔,都不能改变人的地位。

02

靠着扒火车,逃票,被人赶下火车,再混上去的方式,倪匡跌跌撞撞的从内蒙古去到辽宁,找到在鞍山钢铁厂做工程师的哥哥倪亦方。

倪亦方先生也是一个妙人,资料看多了,发现倪生一家都是妙人,燕京大学高材生,坚定的CP,1951年,他曾去香港探望过身为洋行经理的父亲。

倪老先生看着又黑又瘦的儿子,非常心痛地说:“留在香港吧,爸爸需要你。”

“中国要是强大了,谁还敢欺负?”倪亦方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

父亲非常吃惊:“你怎么啦?这话没有错,但我并没有问你这个啊?”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志愿军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我哪能在这里享乐!”他激动了起来。

倪老先生非常痛心,虽是骨肉至亲,但两人的思想已完全不能沟通。几日后倪亦方不告而别,回去建设新中国。

1957年被打成右PAI,含冤受屈二十多年,父子一别,竟要三十年后才再相见。

倪匡找到倪亦方,恰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时期,是他哥哥被打成右PAI的前夕,如果晚来那么一步,两兄弟都不堪设想,幸好后来只有他哥哥不堪设想。

倪亦方见到灰头土脸的弟弟,没多问也没多责难,带着他去附近派出所办了临时身份证,让他在鞍钢做临时工。

赚了几十元,倪匡看着够钱买一张船票又要离开了,从大连坐船回上海。

这里有一个细节,倪生在访谈中反复提到,那班船,中途停靠青岛,落一批客,上一批客,再启航前往上海,他大约是钱不够,只买了到青岛的票。

船停靠青岛的时候,他就躲到舱底,才发现好几个穷鬼也躲在那里,船主大约也是知道的,出门不易,手一松就让他们蒙混过关。

开船后,没有票的全部赶上甲板,风餐露宿,但不会扔进大海。倪匡先生就在那时看到波涛广阔的大海以及壮丽的黄海日出,这种场景,日后多次出现在他的冒险小说里。


壮丽的黄海日出

回到上海,亲戚们看他好好的革ming干部变成问题少年,都不敢接待,真是世态炎凉,人情似纸,倪匡也是豁达,没有人收留,就睡火车站,捡报纸看,捡烟头吃。

火车站看报纸,才知道450元可以偷渡去香港,于是开口问亲戚借,亲戚觉得他这样流落街头也不是长久的办法,或者还会连累他们,于是就把钱筹了给他。

在倪匡的传奇里,还有用一块番薯私刻公章,伪造路条、介绍信,冒称国家干部,向政府机构借路费等等无法无天的事情,这些大约都是有的,发生在上海到汕尾之间,因为倪匡是篆刻的高手,加上阿蒙把他的档案顺了出来,干部证啊什么的都在,根本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真的就从一个兄弟部门里借到了路费。

汕尾的甲子港是千里走单骑的最后一站,倪匡就在这里登船去岸,弃国离家,自此山高路远,沧海桑田,一个甲子没有踏足大LU半步。

03

倪匡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香港哪个港口登岸的了,他是没有方向感的人,由始至终,只记得自己躲在舱底,头顶是每天早上运送到港一筐筐新鲜蔬菜。

到香港后,第一件事就去买了一碗叉烧饭,一大碗雪白的饭,上面铺着几块厚厚的肥叉烧,叉烧的肥油顺着碗边,滴到他的手上,又香又甜的味道扑面而来,倪匡捧着那碗饭,在路边哈哈大笑,旁边的人赶紧躲得远远,侧目而视,以为遇到疯子。

其实倪匡是发自内心的欢喜,他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七毛钱就有一大碗的叉烧饭,雪白的饭堆得那么高,叉烧那么肥,切得那么厚。

两个月前,他和阿蒙还在内蒙古吃要用斧头劈开,又黑又硬,像花岗岩一样的冻豆腐,他看到的宣传还是台湾香港的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只能吃香蕉皮。



虽然父母已经移居香港,但倪匡决议自力更生,领了身份证后,就去工厂做杂工。当时香港有个地方是人力市场,一大群像他一样的年轻人,蹲在那里等工头过来叫人,日薪三块七,工头抽佣八毛。

当时大家都很穷,也很团结,不是每人每天都有工开,于是没工开的人就蹲在那里,等有工开的人回来,分钱一起吃饭。有时钱实在不够,他们就去喝咖啡,因为咖啡更便宜。

倪匡第一次到咖啡店,看到桌子上的太古方糖,很大乡里地问:“糖多少钱?”大伙都笑了,糖不要钱,他们来这里喝咖啡,就是看中了糖不要钱,补充能量。

倪匡在自己的咖啡里加了很多很多的糖,几十年后,他喝茶和咖啡,还是喜欢下很多很多的糖。

他说这些都是在大LU落下的穷根,当时什么都gong产,穷人只好把能吃的东西都马上吃进肚子里,说:“进了肚子的东西,任你什么马克思主义都拿不走。”

04

倪匡其实是非常上进积极的人,那段时间,他白天在工厂做工,晚上去读夜校,李果珍就是在夜校认识的,三十日同居,六个月就结婚,大家都笑他是闪婚先驱,他说:“你没有见过年轻时的李果珍,非常靓,靓到抽筋。”


见过的,见过的

成家之后,下一步就要立业。

倪匡说成为作家是偶然事件,在工厂做杂工,依然保持着在上海火车站养成的捡报纸看的习惯。

他最喜欢看报纸的副刊,因为那里有小说连载。倪匡常说自己的小说鉴赏能力比小说写作能力高不知道哪里去,因此每次看副刊都觉得:怎么搞的?这样的小说也可以刊登?我随便写都写得比他们好。

他看到《工商日报》征稿,要一篇一万字左右的小说,于是他花了一个下午,写了出来。

倪匡先生写字出名快,他最高峰时期要写十几个专栏,两万多字,五小时就写好了,还有时间打麻将,他说这就是在内蒙古写检讨练成的绝世武功。

那是他最认真的一次,花一个下午写好,买来了靓的原稿纸誊抄一遍,装订好,还用粉红色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才寄出去。

日后,倪生成大名,稿纸出手,恕不修改,龙飞凤舞的字迹,要专门的校对才认得出,《哈哈哈哈》自传的序,他自撰一联:“七八十年皓皓粼粼无为日,五六千万炎炎詹詹荒唐言。”——五六千万炎炎詹詹荒唐言,要他像金庸先生那样修改,也确实挺为难的。

小说没多久就登出来了,倪生记得很清楚,收到九十元的稿费,他又哈哈大笑:我辛苦做苦力一天才三块七毛,现在花一个下午就赚到九十元?人世间竟然有这般好事?

那篇小说叫《活埋》,是他在劳GAI农场的亲身经历,一对地主子女,父母被批斗,他们表面看似还活着,内里的一切已经不同,像被活埋了一样。

大LU作家方方也写过一本同主题的小说《软埋》,倪生的《活埋》比她早了一个甲子。

社会类的作品,倪匡先生一向目光如炬,触角敏锐,有前瞻性,八十年代的小说《追龙》最近也在社交网络炒热,大家可以细细体会,冷暖自知。

那位朋友当时曾说:“一个大城市的形成,就是有许多人觉得居住在这个地方,对他们的生活、前途都有好处,当这种优点消失之后,成为大城市的条件,就不再存在,这个大城市也就毁灭、死亡。”

当时,我并不以为意,以为那只是小市镇才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现在,我已完全可以肯定,一个大城市,即使是在世界经济上有着重要地位的大城市,一样可以遭到同样的命运。

不必摧毁这个大城市的建筑物,不必杀害这个大城市中的任何一个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来,这个大城市和以前完全一样,但是只要令这个大城市原来的优点消失,就可以令这个大城市毁灭、死亡。

而这样做,可以只出自几个人愚蠢的言语和行动。

仅仅只是几个人狂悖无知的决定,就可以令得一个大城市彻底被毁,它可以仍然存在地图上,但只是一具躯壳,不再是有生命的一座城市。
蒙古草原风雪夜,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22岁的倪匡骑着一匹又老又瘦的蒙古马行走在这样的天地之间。

他迷失了方向,又冷又饿,几乎坐不稳,只能趴在马背上,紧紧地抱着马颈,因为他知道一失手,掉下马,就会像苏北气温骤降那次的劳GAI犯人一样,以稀奇古怪的姿势僵死在雪地上。

几十年后,只要天气半夜转寒,或忘盖被子,倪匡就会梦见自己置身于内蒙古的风雪夜,又冷又饿的趴在马背上,野狼在四周嚎叫,好像追着他来咬,而他就会在极度的惊恐中坐起来,大叫:“狼啊,狼啊,狼来咬我屁GU啦!”倪太就起床开灯道:“哪里有狼?起风罢了。”



这就是苦难给予一个人的烙印,即便豁达如倪匡,即便往后数十年锦衣华食,有些东西还是会像胎记一样,追随你终身。

说回内蒙古草原,与阿蒙哭别后,倪匡骑着那匹又老又瘦的蒙古马开始自己的“逃亡”之旅,入夜,有大风雪,他也迷失了方向,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幸好阿蒙偷来的这匹蒙古马认得路,所谓老马识途。倪匡还抱怨过为什么不偷一匹年轻壮健予他,没想到就是因为它老,救了他一命,可见冥冥中总有定数。

当倪匡觉得自己就要快要死的时候,忽然看到了灯火,人间灯火,一对农场的夫妇救了他,给他喝了一碗热的豆浆,活过来。

倪匡从来没有交代那匹马的去向,但他确实不是单人匹马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的香港,千里走单骑只是一个噱头,他出走的内蒙古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投靠在鞍钢工作的大哥倪亦方。

他在边陲小镇火车站过了一夜,天寒地冻,极地无人,干脆就把小站的两张椅子拆了,生了一堆火取暖。

打开档案袋,才发现自己参加革ming工作六年,不经不觉已经是21级的干部,辗转流徙多地,参与过不少工程建设。里面厚厚一叠,全是是上级对他的评价,“自由散漫”、“个人主义”、“思想觉悟不高”,自己也写了很多深刻的检讨。

他哑然失笑,把这些文稿一张张丢进火堆里,看着它们化为灰烬,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辛苦的意义是什么。

倪生对自己这段时期的思想转变始终三缄其口,我们无从揣测他一个人坐在火炉边烧那些代表他激qing理想、青春岁月的文件时想什么,只能从他往后的文字里看出点端倪。

《倪匡论金庸》一书中,谈到虚竹始终不能够成为和尚的原因,颇有点自况的味道,大家好好品一品。

“英雄”首先是一个人,人的本性不会受任何桎梏而改变。虚竹和尚对神的崇仰,无人会加以怀疑,但是他终于还是做不成和尚,那无关于环境,而是虚竹根本上是一个人!人的地位在英雄、菩萨的地位之上,就算将之目为神道妖魔,都不能改变人的地位。

02

靠着扒火车,逃票,被人赶下火车,再混上去的方式,倪匡跌跌撞撞的从内蒙古去到辽宁,找到在鞍山钢铁厂做工程师的哥哥倪亦方。

倪亦方先生也是一个妙人,资料看多了,发现倪生一家都是妙人,燕京大学高材生,坚定的CP,1951年,他曾去香港探望过身为洋行经理的父亲。

倪老先生看着又黑又瘦的儿子,非常心痛地说:“留在香港吧,爸爸需要你。”

“中国要是强大了,谁还敢欺负?”倪亦方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

父亲非常吃惊:“你怎么啦?这话没有错,但我并没有问你这个啊?”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志愿军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我哪能在这里享乐!”他激动了起来。

倪老先生非常痛心,虽是骨肉至亲,但两人的思想已完全不能沟通。几日后倪亦方不告而别,回去建设新中国。

1957年被打成右PAI,含冤受屈二十多年,父子一别,竟要三十年后才再相见。

倪匡找到倪亦方,恰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时期,是他哥哥被打成右PAI的前夕,如果晚来那么一步,两兄弟都不堪设想,幸好后来只有他哥哥不堪设想。

倪亦方见到灰头土脸的弟弟,没多问也没多责难,带着他去附近派出所办了临时身份证,让他在鞍钢做临时工。

赚了几十元,倪匡看着够钱买一张船票又要离开了,从大连坐船回上海。

这里有一个细节,倪生在访谈中反复提到,那班船,中途停靠青岛,落一批客,上一批客,再启航前往上海,他大约是钱不够,只买了到青岛的票。

船停靠青岛的时候,他就躲到舱底,才发现好几个穷鬼也躲在那里,船主大约也是知道的,出门不易,手一松就让他们蒙混过关。

开船后,没有票的全部赶上甲板,风餐露宿,但不会扔进大海。倪匡先生就在那时看到波涛广阔的大海以及壮丽的黄海日出,这种场景,日后多次出现在他的冒险小说里。


壮丽的黄海日出

回到上海,亲戚们看他好好的革ming干部变成问题少年,都不敢接待,真是世态炎凉,人情似纸,倪匡也是豁达,没有人收留,就睡火车站,捡报纸看,捡烟头吃。

火车站看报纸,才知道450元可以偷渡去香港,于是开口问亲戚借,亲戚觉得他这样流落街头也不是长久的办法,或者还会连累他们,于是就把钱筹了给他。

在倪匡的传奇里,还有用一块番薯私刻公章,伪造路条、介绍信,冒称国家干部,向政府机构借路费等等无法无天的事情,这些大约都是有的,发生在上海到汕尾之间,因为倪匡是篆刻的高手,加上阿蒙把他的档案顺了出来,干部证啊什么的都在,根本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真的就从一个兄弟部门里借到了路费。

汕尾的甲子港是千里走单骑的最后一站,倪匡就在这里登船去岸,弃国离家,自此山高路远,沧海桑田,一个甲子没有踏足大LU半步。

03

倪匡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香港哪个港口登岸的了,他是没有方向感的人,由始至终,只记得自己躲在舱底,头顶是每天早上运送到港一筐筐新鲜蔬菜。

到香港后,第一件事就去买了一碗叉烧饭,一大碗雪白的饭,上面铺着几块厚厚的肥叉烧,叉烧的肥油顺着碗边,滴到他的手上,又香又甜的味道扑面而来,倪匡捧着那碗饭,在路边哈哈大笑,旁边的人赶紧躲得远远,侧目而视,以为遇到疯子。

其实倪匡是发自内心的欢喜,他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七毛钱就有一大碗的叉烧饭,雪白的饭堆得那么高,叉烧那么肥,切得那么厚。

两个月前,他和阿蒙还在内蒙古吃要用斧头劈开,又黑又硬,像花岗岩一样的冻豆腐,他看到的宣传还是台湾香港的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只能吃香蕉皮。



虽然父母已经移居香港,但倪匡决议自力更生,领了身份证后,就去工厂做杂工。当时香港有个地方是人力市场,一大群像他一样的年轻人,蹲在那里等工头过来叫人,日薪三块七,工头抽佣八毛。

当时大家都很穷,也很团结,不是每人每天都有工开,于是没工开的人就蹲在那里,等有工开的人回来,分钱一起吃饭。有时钱实在不够,他们就去喝咖啡,因为咖啡更便宜。

倪匡第一次到咖啡店,看到桌子上的太古方糖,很大乡里地问:“糖多少钱?”大伙都笑了,糖不要钱,他们来这里喝咖啡,就是看中了糖不要钱,补充能量。

倪匡在自己的咖啡里加了很多很多的糖,几十年后,他喝茶和咖啡,还是喜欢下很多很多的糖。

他说这些都是在大LU落下的穷根,当时什么都gong产,穷人只好把能吃的东西都马上吃进肚子里,说:“进了肚子的东西,任你什么马克思主义都拿不走。”

04

倪匡其实是非常上进积极的人,那段时间,他白天在工厂做工,晚上去读夜校,李果珍就是在夜校认识的,三十日同居,六个月就结婚,大家都笑他是闪婚先驱,他说:“你没有见过年轻时的李果珍,非常靓,靓到抽筋。”


见过的,见过的

成家之后,下一步就要立业。

倪匡说成为作家是偶然事件,在工厂做杂工,依然保持着在上海火车站养成的捡报纸看的习惯。

他最喜欢看报纸的副刊,因为那里有小说连载。倪匡常说自己的小说鉴赏能力比小说写作能力高不知道哪里去,因此每次看副刊都觉得:怎么搞的?这样的小说也可以刊登?我随便写都写得比他们好。

他看到《工商日报》征稿,要一篇一万字左右的小说,于是他花了一个下午,写了出来。

倪匡先生写字出名快,他最高峰时期要写十几个专栏,两万多字,五小时就写好了,还有时间打麻将,他说这就是在内蒙古写检讨练成的绝世武功。

那是他最认真的一次,花一个下午写好,买来了靓的原稿纸誊抄一遍,装订好,还用粉红色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才寄出去。

日后,倪生成大名,稿纸出手,恕不修改,龙飞凤舞的字迹,要专门的校对才认得出,《哈哈哈哈》自传的序,他自撰一联:“七八十年皓皓粼粼无为日,五六千万炎炎詹詹荒唐言。”——五六千万炎炎詹詹荒唐言,要他像金庸先生那样修改,也确实挺为难的。

小说没多久就登出来了,倪生记得很清楚,收到九十元的稿费,他又哈哈大笑:我辛苦做苦力一天才三块七毛,现在花一个下午就赚到九十元?人世间竟然有这般好事?

那篇小说叫《活埋》,是他在劳GAI农场的亲身经历,一对地主子女,父母被批斗,他们表面看似还活着,内里的一切已经不同,像被活埋了一样。

大LU作家方方也写过一本同主题的小说《软埋》,倪生的《活埋》比她早了一个甲子。

社会类的作品,倪匡先生一向目光如炬,触角敏锐,有前瞻性,八十年代的小说《追龙》最近也在社交网络炒热,大家可以细细体会,冷暖自知。

那位朋友当时曾说:“一个大城市的形成,就是有许多人觉得居住在这个地方,对他们的生活、前途都有好处,当这种优点消失之后,成为大城市的条件,就不再存在,这个大城市也就毁灭、死亡。”

当时,我并不以为意,以为那只是小市镇才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现在,我已完全可以肯定,一个大城市,即使是在世界经济上有着重要地位的大城市,一样可以遭到同样的命运。

不必摧毁这个大城市的建筑物,不必杀害这个大城市中的任何一个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来,这个大城市和以前完全一样,但是只要令这个大城市原来的优点消失,就可以令这个大城市毁灭、死亡。

而这样做,可以只出自几个人愚蠢的言语和行动。

仅仅只是几个人狂悖无知的决定,就可以令得一个大城市彻底被毁,它可以仍然存在地图上,但只是一具躯壳,不再是有生命的一座城市。

相关信息: [返回] [收藏]

发布响应: [返回]
响应信息前,请确认您发表的信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 第一次来的新用户想发言,必须先注册,请点击表格中的"注册用户"。声明: 本论坛严禁上贴任何政治敏感文章和带有色情成分的文章,否则文章将被删除,对于恶意上贴者本站将及时向公安部门汇报上贴者信息。
姓 名         新用户注册 密 码
主 题   
主题图标
高兴 挤眼 有趣 好奇 偷乐 喜欢
微笑 大笑 傻笑 狞笑 淫笑 哈哈
讲话 吐舌 Kiss 暗示 鬼脸 变鬼
发窘 不爽 发愁 痛苦 苦命 大哭
伤心 冤枉 恐惧 傻眼 急死 救命
晕倒 失常 弱智 醒悟 悠闲 摆谱
生气 愤怒 咬牙 邪恶 呐喊 骂人
激动 脸红 羞涩 无聊 疲倦 开吃
升天 挥手 不宜 原创 赞扬 反对
问题 请进 注意 主意 你好 犯傻
含羞 独眼 恼怒 不信 红唇 我拽
恼人 不服 害怕 愤怒 发火 明眸
恐惧 难过 寒~ 是吗 开心 红晕
展颜 绿了 苦闷 惧怕 羞羞 装狠
晕乎 斜眼 忧伤 委屈 斗鸡 发狠
我靠 怡然 不服 挤眼
仰慕 忧愁 啵~ 顶贴 鄙视 捶地

 图片功能

            0 1 2 3

详细内容

访问限制 能阅读本贴 (时间格式: YYYY-MM-DD)

直接上传硬盘图片

 
 
 
 
 
  不在上传图片上加水印   不自动缩小图片